艺术专访 > 艺术厦门专访 | 谢儒杰:演绎兼具深度与新意的中国当代艺术

艺术厦门专访 | 谢儒杰:演绎兼具深度与新意的中国当代艺术

发布人: 时间:2016.06.02

5月20日,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艺术厦门博览会上隆重启幕。此次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以全新的形式,通过不同的策展人独立策展的板块探讨关于艺术博览会中主题展览的可能性,特别对于区域文化与国际文化产生的融合与对峙的当下,试图找寻广泛的观众与艺术家之间产生了何种新的纽带。

为了更深入了解这个展览,独家采访艺术厦门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总召集人谢儒杰。


/

/


2016艺术厦门

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

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以《“那时候”到今天艺术邀请展》、《木兰舟艺术计划——何处远方艺术展》、《开绘——中国抽象艺术邀请展》、《求索——新水墨艺术作品展》《茶山?态艺术作品展》5个展览版块一同呈现,探讨中国当代艺术的不同状态,是兼具深度与新意的中国当代艺术演绎。

/

/


著名青年策展人谢儒杰先生为总召集人,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豫闽先生担纲学术主持,分别由谢儒杰先生、北京798上舍空间艺术总监樊磊先生、年代美术馆执行馆长康文峰先生、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研究员颜廷青女士及独立策展人屠宁宁女士分别承担不同主题板块的策展事宜。

/
谢儒杰
2010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获学士学位
2013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获硕士学位,师从谭根雄教授
2013年至2015年任教于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
现为福建省青年画院策展部副主任


/

猫厦: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的展览结构您是如何构思的?

谢儒杰:整个布局是一个更大的文化状态,当然也因为布局和文化空间的有限,并没办法完全拉开来。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的第一个版块叫《“那时候”到今天艺术邀请展》,是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展览。展览主题中的“那时候”特指1985这一中国社会和文化艺术变革的特殊时期。这场展览是用个案缩影对自85后到今天的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历程梳理。

/

通过这个展览,一方面是向整个85美术的一种致敬,另一方面,我在探讨作为艺术家的个案。所谓当代艺术史,经过30多年时间,艺术家身上所产生的一种流变。我发现在部分最早的老艺术家身上有不断异变的东西,这种不断流变是一种艺术生态真实的感受。我希望从每个人中挑出不一样的,环环相扣链接起来,像整个当代艺术发展的线索。早期的艺术家像一个个线索,我把这个作为这次展览的开编语。

/

/

谭根雄 黑雨系列(103#) 165×200cm 亚麻布油画 2011

谢儒杰:第二个版块叫《木兰舟艺术计划——何处远方艺术展》,“木兰舟”诠释的是一个文化冲突。木兰舟计划何处远方艺术展,以木兰舟作喻,表达福建艺术在立足本土文脉的基础上,吸纳国际艺术语言,探索文化艺术的新航线。

整个福建沿海地块,一方面是整个东南地区沿海的最早的睁眼看世界,走出去走回来最多的,是贸易交流的一个重镇。所以福建是一个海洋文化和本土文化不断糅杂的一个地方,产生出了一种很特别的形态。在福建本土青年艺术家里,他们状态每个人都不一样,经历都不同,作品中呈现了的文化交融的现象。我给个展览取名为何处是远方,是海洋文化战胜本土文化还是本土文化战胜海洋文化?我觉得在这个选择区块里面是没有答案的,只不过是不断重叠融合的状态,是福建本土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文化养分的问题。

/

/

/
陈沙梨《掠影-5》25×25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6年
/
杜荣坤《金字塔》80×6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5年
/
胡杰彬《入格1》60×60cm  综合材料 2013年

谢儒杰:第三个展览是樊磊先生策划的《开绘——中国抽象艺术邀请展》,展出在抽象艺术领域不断挖掘与探索的作品。这个展览体量不大,是一个很单纯的学术展览。我其实一直对抽象艺术在中国有着很尖锐的个人看法,虽然抽象艺术来源于西方,但是进入中国30多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因是中国人对艺术背后所承载的文化内容更为看重。抽象艺术进入中国之后,大部分的个案表明,中国的抽象艺术包含了极重的符码文化,是渗入在整个抽象艺术里。

/

所有的艺术语言是一种方式,抽象艺术是一种艺术表达其中一种方式,中国艺术家把他纳入到表达自己文化的内容。中国抽象艺术家并没有通过抽象艺术继续表达关于西方的自由、奔放的、关于视觉错乱的迷幻感,反而在用抽象艺术表达一个比较沉重的文化概念。艺术家就是这样的一种概念,有自己的理解和见识,通过艺术这个表达方式在传播,这种表达方式通过艺术家的语言方式,慢慢变成他自己要表达的内容。这是抽象艺术最近的一个进程,或者说抽象艺术在中国。

我觉得抽象艺术已经全部纳入到中国文化里一个现代视觉表达的方式之一,也是第三个版块取名叫开绘的原因。但在我看来,恰恰是完全进入到中国文化体系中开始应该有的很正确的认识。

/
李庚 魔笛1  48x76cm 2015年
/
何灿波《穿越星际裂变》宣纸 水墨 丙烯
/
孙晓枫 空线2   70X47cm  2015年

谢儒杰:第四个版块是一个巡展《求索——新水墨艺术作品展》。这个概念和抽象艺术其实刚好画风相反,主要表现在水墨材料艺术在当代青年艺术家群体创作中的演化以及进入国际语境所呈现的视觉新变化。在第四个命题里,材料解放是一个大题,通过水墨这个小题做个引子,我希望去发散它们。

新水墨是近五年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圈的热点,当然这个热点没有完全定下这个概念的热点,还是一个模糊的从最早的实验水墨,新水墨、新中国画。但也因为它没有完全和完整,所以它有特别多种的可能和求索。关于水墨的定位,真的需要这么多释义吗?如果我们只是把它看成一种材料,为什么我们不能探索他的另一种可能?这是一种对材料的解放。我特别想知道就像水墨这些东西和中国文化有什么关系,我试图把材料解放。

/

谢儒杰:还有最后一个是《茶山?态艺术作品展》,表达艺术家对源自记忆和带有神秘力量的“山”的追溯和向往。城市节奏越来越快,茶的文化是一个药剂或者是一个引子,让人静下心来的感觉。茶山的状态其实是静的一个源头,在都市我们迫切需求一种安宁。这种迫切希望通过艺术作品里形成某一种趋反的状态。

艺术来源于生活到底是对的吗?其实他是一种是与我们现在生活的一种对峙,我们享受都市带来的便捷,但我们在内心世界开始对都市生活带来的不好的东西形成了一些反抗。这个东西我觉得艺术也一样纳入这个体系,我其实用这个章节来说明艺术。当然我们用一种很诡辩的形式来说心灵上的生活状态,我们用直接的定义,整个辞藻有一定的缺失。

/

/

/

/
张华 《石来25》 9cm10cm20cm  2012

猫厦:您是基于怎样的标准选择了这次的参展艺术家?

谢儒杰:因为我自己有两个版块在亲自操刀,只能提供个人的经验,我会选择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可以直言地说,当一个大的策展主题出现的时候,每一个策展人的脑中都会浮现出一个最具代表性的黄金名单。然而黄金名单是一个理想化的状态,第二名单就变成是补充,也可能是为了需要而填充的名单。对于这次老师们的给力支持,我感恩至今。

/

猫厦:是怎样的契机促成您担任艺术厦门中国当代策展人邀请展的总召集人?

谢儒杰:这个主题叫策展人邀请展,当时我并不知道策展人邀请展,到现在来讲也是很少借用的一个名词,包括他的类型和参考经验,是一个空白的。只能是寻找到我自己更大的一个策展方向,召集一些策展朋友,承担整个在这个中国当代艺术策展人邀请展中的一个子版块。我觉得是一个同心协力完成的作品。这次我做一个大案子,并非我自谦,我给自己冠名了一个总召集人,而并非总策展人。别的策展人有对自己每个子版块的再度解读,我觉得他们的再度解读本身就是一个丰满了原本策展人邀请展的再创作,再加之艺术家的介入和好作品的呈现,最终呈现的效果,对我而言都是存在惊喜。

/

/


猫厦:能谈谈您对策展人这个职业的理解吗?

谢儒杰:每个策展人的理解都不同,因为我是学艺出生,至今还在创作。我觉得一个艺术家创作能量还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有偏好与嗜好,或者有个人知识结构和理解,这是一个更加宽泛的创作理念。对我而言,艺术家就像更大的案子,更大的颜料,更大的画面。画面是这个展厅,这也是一种创作,这种创作的快乐感比起自己单纯的创作有很大的不同,会有很多惊喜是来源于别的艺术家,给予你那种新的可能。这种惊喜会让你受宠若惊,超乎你的意料之外。如何保证一个展览的水准是有很多的方法论,但是超出展览的预想的东西则是来自于艺术家。

猫厦: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艺术厦门的采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