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专访 > 艺术厦门专访 | 林泽洪:调动水彩的可能性

艺术厦门专访 | 林泽洪:调动水彩的可能性

发布人: 时间:2016.07.15

猫厦有画说,从水彩画说起。

从1715年传教士来华教授西画算起,水彩这一被称作小画种的艺术门类,传入中国至今三百年。水彩画虽尺幅不大,但异常精彩,每一张作品都能引人细细品味,如李可染、吴冠中、古元等近现代艺术大家早年的写生。

/

吴冠中水彩画 《紫藤》 1956年作

/

古元水彩画《八一湖之晨》

吴冠中先生曾说过:“水彩没有辜负我,我早期主攻油画,兼攻传统国画,在这东、西方两大画中间水彩起了沟通作用,曾是我艺术生涯中的鹊桥。油彩之彩,水墨之水,邂逅于小小水彩画中,朝夕相处,情意缠绵。在油画民族化的探索中,道路无穷,我亦曾一度吸取水彩之轻快,稀释泻重,堆砌之油彩,运用透明之薄彩,追求平易近人的效果,以适应中国人民大众的审美情致。正由于自己学习传统中国画时偏爱石涛、八大山人,偏爱水墨淋漓,故在水彩中也较多结合了水墨情趣。”


/


近十年,中国水彩画的发展如火如荼,以自己独特的面貌备受瞩目,虽不能与国画、油画比肩,却在当代艺术中崭露头角,成为其重要的媒介之一。福建水彩画艺术拥有鲜明的人文地域特色和独特的品格魅力,在水彩领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为让艺粉了解更多水彩艺术,艺术厦门猫厦采访福建水彩画艺术家林泽洪(以下简称林),带你走进水彩画的世界。

/

林泽洪  集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美协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水彩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画种

林泽洪老师介绍,水彩的历史很长,作为世界性画种,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现在所说的水彩画严格意义上是国外引进,属于西画范畴。水彩画有两个要素,水和彩,缺少一个都是不完整的。

“在我看来水彩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画种,中西绘画的精华都包含在里面。西画重视写生、富于体积和色彩;中国画讲究气韵,所追求的境界不同。油画的造形和色彩,国画的意象表现和对笔墨线条的把握,都融汇在水彩画中。我在创作中希望把两者中的经典符号进行转借与再生,这体现在我的作品中。”在林泽洪看来,水彩画是他进行中西方绘画融汇探索的重要手段。

/

《心语》之一  纸本水彩  54x79

大众审美教育的缺失

“目前艺术市场,首先要提高大众对艺术的判断力,明白什么是好的艺术。大众要与原作对话,亲近原作,而不止是说好看,说好看太简单了。”林泽洪老师在采访时表示。

林泽洪老师进一步说到:“当下大众在审美上有相当大的缺失。就说当代艺术,似是而非的东西很多,所谓艺术专业的人经常也糊里糊涂搞不清楚。当然这也是审美教育缺失。在中国真正和原作对话的机会太少,应该多带小孩子去美术馆、博物馆,亲近艺术、亲近作品,艺术给受众的回馈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艺术厦门博览会是一个很好的形式,它让艺术品真正走入老百姓生活中。”


/

/

/

林泽洪兑山艺术区工作室


心中的画室

林泽洪的内里有一座属于他的画室,他在这座画室中并不断用他的画笔表现出来。他的水彩作品里,那些或纯净或深沉的色彩,不是客观光线的反映,而是出自画家自己的、来自他心中情感的渲染。


/

《梦遇祥云》 纸本水彩108x78cm  2015

泰戈尔曾在回忆录中写道,一个人实地感到的事情,只要能使别人也感觉到,对于我们的同类往往也是重要的。看林泽洪的水彩画,就有一种诱惑的魅力。他不止是用画笔忠实地把所见摹下来,他根据自己的理解或添或减。他说:“在西画里,光是一个重要的元素。但在我的画里面都不完全是自然的光,都是虚拟的光,心里面的光。有点超现实主义,似是而非。”


/

《坐忘》4 纸本水彩-79x54

“我更希望画出和精神气质相吻合的东西,能让人联想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林泽洪突破了传统水彩画所限的风景画、人物画固有的边界,用一种陌生和新异的水彩媒介语言表达当代语境中的精神文化内涵和文化视角。


/

《风自远方来》纸本水彩  54x78-2014

水彩画一直被认为是美术创作中的“小清新”和“轻音乐”。但林泽洪老师认为,水彩可以画得很轻松,也可以画得很有质感,也可以很深沉。把水彩的可能性调动起来,让水彩为艺术表现提供更多可能性。我们不能把厚重简单理解为材料物理性上的厚,透明的材料也可以表现出视觉上的厚重。水彩画运用本体语言将绘画表达的厚重有分量已不存在问题,关键是在艺术层面要有更高的追求。


/

《厦门人家》 水彩 108x78


/

纸本水彩  79x54


/


说起水彩画创作的契机,林泽洪老师说道:“我刚开始是学油画,但从小就喜欢中国书法。当时老师也很纠结,西画老师说要继续学习油画,国画老师认为我应该学国画。如此看来,我之前就是一个矛盾体。最后选择水彩画,一部分是因为那个时代接触最多的是水粉画,那是渗入到你成长的经历中。还有一部分是我的工作原因,当时需要水彩画老师,为此我去了广州美院进修。”

/

《远方的家》 纸本水彩 152x56

在水彩画的创作上,林泽洪老师仍然求知若渴,吸收着来自世界各地艺术家的“养分”。在一次俄罗斯艺术考察之旅,林泽洪老师被当地艺术家对艺术的真诚所感动,“在写生基地,俄罗斯艺术家们的生活很单纯很简单。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对艺术的真诚,在我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

《不能忘却的记忆》1  纸本水彩  39x54

/

/

林泽洪《厦门人家》水彩 108x78  2015 纸本

/


/

纸本水彩 79x54

/

纸本水彩 39x54


/

/


猫厦:您最近有新的创作想法吗?

林:我还是继续探索,向未知中寻找。但有一条脉络逐渐清晰:传统与当代、东方和西方有益的元素我都愿意吸收。我从事教学,我一直鼓励年轻人大胆向未知的方向探索。

猫厦:您会在意观众对你的作品的评价吗?

林:介意,也不介意。不介意,我认为当代艺术具有多义性特征,享受一种开放的“批评”,批评是欣赏的最高层次。但我也会介意,介意你看到作品的反应,我希望有不一样的反应。如果只是简单说好与不好,我不介意。

猫厦:目前大众对水彩画有哪些误区?

1、水彩材料便宜?

林:水彩颜料市面上很多,好的颜料价格不菲。纸张也分很多种,其实算起来,水彩的颜料比油画颜料贵,好的水彩纸价格比国内最好的宣纸还要高。


/

/

林泽洪兑山艺术区工作室

2、水彩画不好保存?

林:有些国外中世纪的水彩画到现在还保存得很好。这是大众对水彩画的误区,其实水彩很好保存,只要装个框就可以了。水彩有个特点就是一定要装框,借助亮面的玻璃,画中光的色彩层次就显现就出来了。就像中国画,一定要装裱,装裱之后墨韵就出来了。

3、水彩画技法简单?

林:其实这不是一个讲究技法的时代。但受众一些模糊的认知还是应该普及一些常识。水彩画创作有一个不确定性,形和色彩因为水的要素带来不确定性。就色彩而言就有三个变化,一个是你在调色盘上看到的颜色,一个是你画在纸上的颜色,最后是画面干透后呈现的颜色,这三个阶段往往很不一样,会影响对画面表现的判断。二是水彩颜料稀薄透明,覆盖力比较差,客观上给画家出了很多难题。有人说,水彩是一个入门容易出门难的画种,这也是事实,需要长时间的实验。我更在意水彩材料媒介这种实验品质对画家的考验。


/


猫厦:目前水彩在国际和中国发展如何?

林:水彩画在国外比较普及,其中一个原因是普通大众喜欢,价格也比较亲民。我们去看了日本、新西兰、欧洲很多国家,百姓人家以及公共场所、酒店的房间和走廊都有大量的水彩画。在国内,水彩艺术的分布也与区域认知度有关,现在市场相对比较好上海、山东,厦门其实也应该一样。厦门是一个开放的城市,中西文化在这里交融碰撞,鼓浪屿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水彩画和厦门的城市气质和情调很吻合。

—— 林泽洪部分水彩作品欣赏 ——


/

《坐忘》1 纸本水彩 54x78 2014


/

《坐忘.》2 纸本水彩54x79 2014


/

《坐忘》3 纸本水彩 78x54)2014


/

《俄罗斯女青年》 纸本水彩 79x54 


/

《不能忘却的记忆》2 纸本水彩39x54


/

《不能忘却的记忆》8 纸本水彩  39x54


/

 纸本水彩 39x54


/